当前位置: 首页 » 优博国际娱乐在线 » 排练厅中温情共话英雄往事

排练厅中温情共话英雄往事

  ①

  ③

  ②

  供图:民生现代美术馆

  方志敏曾孙女探班歌剧《方志敏》

  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方志敏》将于9月28日至10月2日国庆期间迎来第二轮热演,深度修改和增加新的唱段是本轮的大亮点,在近日的排练探班中,该剧主演为展示了下半场方志敏妻子缪敏后的精彩唱段。而一位特别的客人——方志敏的曾孙女方铭璐也来到了排练现场。

  导演:他的畅想就是中国梦

  排练现场,艺术家们展示了缪敏开始的故事发展,其中新增加的缪敏的咏叹调《映山红》在女声合唱的衬托下格外优美动听,狱中的缪敏虽然受尽荼毒,但她意志无比坚定。这段咏叹调借缪敏与方志敏的爱情信物——映山红,抒发了她“烈火别样红”的豪迈情怀,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相信二轮的观众会非常喜欢这首咏叹调。

  导演廖向红介绍说,二轮《方志敏》增加了《映山红》这首优美的咏叹调,在女声合唱的衬托下,更能够反映出老区人民对于的支持和爱护。另外,在《映山红》之后,原来有一段四重唱,此次改成了三重唱,让方志敏隐去,更能够体现出缪敏用她劝降的用意。廖导表示,方志敏在她心目中与其他早期烈士不同之处就在他的“文人气质和诗人的情怀”,“他最难的就是为我们今天留下的十几万字的名篇。这些绝世名篇的内涵,对于我们当代人会有所并引发思考。比如说他对中国的畅想,那八个‘代替’,我心目中觉得那就是伟大的‘中国梦’。如果那八个‘代替’都能够实现的话,那就是‘中国梦’的实现。这让我由衷地钦佩方志敏。”

  饰演方志敏的著名男高音薛皓垠表示:“英雄在今天这个年代不是那么容易体会,当年他能有那样的理想、情怀和,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这部歌剧在最后设计了非常仪式感的结尾,每次都让我有一种上的的感觉,我自己都常的。这部歌剧真的是很累很累,对男高音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曾孙女:他是上的

  昨天的排练现场一位年轻的女孩子始终端坐在演员前面,认真地观看和体会着歌剧中的人物和情境,她就是方志敏的曾孙女方铭璐。在排练结束后,她也讲述了自己对太爷爷的认识,“我是去年就知道了这部歌剧,但那时正在外地考古田野实习现场,没能看到歌剧的首演。我第一次参加曾祖父的纪念活动才四岁,那是在举办的纪念方志敏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会。爸爸妈妈就带上了我去参加,那时候虽然小,但我还是意识到了我有一个非常伟大的太爷爷和太奶奶!后来,上小学一年级时,学校搞了一个‘家庭状博览会‘,让小朋友回家问问父辈祖辈有什么荣誉啊?然后把状带到学校来做一个展览,每一个小朋友讲一下家里的故事。爸爸就给了我当时苏维埃授予我太爷爷的一枚勋章,是一个复印件,让我带到了学校。我就按照爸爸讲的,我的太爷爷是一个家、军事家,闽浙赣的创始人,城市电力网去背给老师同学听,虽然并不能懂得这些词背后的含义,但老师和同学对我有了更多的关注。记得小时候,还做过一个梦,看到在我太爷爷在里,我进去还跟我太爷爷有一段对话,记得那个小窗户很高很高,然后我和太爷爷一起坐着动画片里的列车轰的一下就从窗子冲了出去……后来,我还把这个故事改成了一篇《金色的梦》,去参加了江西省的一个比赛。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一直在思考,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在我心目中,他的确是一个上的,的确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是一个为了理想和事业,燃烧自己的人。”

  晨报首席记者李澄

  新作展回顾展同期亮相

  向京:我将暂别雕塑创作

  经过5年潜心创作,向京的新作展“S”在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而一同展出的还有向京从事雕塑创作21年的重要作品回顾。开幕当天,民生美术馆的内外被人潮围得水泄不通,她的好友、美院同学、学生和都来一起这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型展览,而身着简约绿色连衣裙亮相的向京,却在导览最后宣布,自己将暂别雕塑创作。

  展览占据了民生现代美术馆全部展厅空间,作品包括尽显艺术家感性才情的小型架上雕塑、真小的人像以及贯穿几个时期的大型作品等,100余件不同尺寸作品挑选后首次在同一个美术馆空间展出。策展人、艺术评论家朱朱介绍,这四个系列的雕塑作品,记录着向京从个体成长经验,到广义的女性问题、人在社会框架下的处境,层层深入地挖掘生命的历程。

  其中,“镜像”系列集中了等小尺寸的作品,主题是在青春与成长中个体与外部世界的冲突。向京笑言,“这里面很多作品已被世界各地艺术馆收藏,我本人也很多年没见过了。”而现属于M+希克藏品的《》便是其中之一。

  “这个世界会好吗”系列分为动物和杂技两部分。向京说,“我对动物总是有着很强的创作。也许做之前没有太明确的构思,但是做出来的动物都没有什么性,像是吃素食长大的。”向京说。的确,不管是《异境——先知》中长着一张“无害”脸的小羊,还是《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中回眸凝望的白马,或安静、或低头、或凝望,无不隐喻着充满本能和情感关照的人性本质。

  回顾系列之外,向京蛰伏五年后推出的新作展“S”也是一大亮点。“S”的命名来自朱朱,他认为,“S”是向京作品里一眼就可以瞥见的存在,“它是线条、体态、应力状态和空间形式,更是具象向抽象上升时的运动结构。”

  其中,同名作品《S》一改向京以前日常性的女性创作,微微扬起的面庞、鼓起的眼泡、消失的手臂被向京自己誉为“创作思维的崭新方向”,“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对这件作品细节上的设定,我只能说她具有抽象性,把一种上的、我内心的情感,用一个实体的形态展现出来了。”

  另一件新作《一江春水向东流》由漂浮的瓶子,船、浴缸、木桶、人物等元素组成。向京介绍,这一系列常崭新的尝试,主要探讨与关系。《一江春水向东流》借鉴了文学叙事,用河流起时间性的东西,是对现代性下的一些人性困境的思考。

  展览的新旧作品让观众看得意犹未尽,然而向京却在展览上宣布,在专注雕塑21年后,她决定暂时告别这一媒介:“雕塑这个工作有太多的局限性,而我自己这个人也充满了局限性,这让我到了一种需要调整的时刻。如果没有能我的动力,我不会再轻易回归雕塑媒介的创作。”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到10月22日。

  晨报记者张硕

  曾梵志:请来艺术丛林散步

  近几年,艺术家曾梵志的名字总是和“天价拍品”相连,却鲜少在国内举办个人的大型展览,而近日曾梵志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个展交给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览“散步”不但全面梳理了其近三十年的创作历程,亦为其在举办的首个机构个展。

  在开幕式上,尤伦斯馆长田霏宇谈到展览筹备的缘起,“从曾梵志以往的展览来看,他还没有举办过具有梳质的回顾展,以往的个展要么是展出当时的新作,要么是项目性质的展览。尽管曾梵志与拍卖天价相连,但展览是从艺术本身出发,尽量抛开其他因素,保持对作品的绝对尊重。”

  整个展览共呈现以绘画及雕塑为形式的60余件作品,其中许多作品从世界范围内的收藏机构借展而来,是曾梵志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涵盖最广泛的展览,亦为其在举办的首个机构个展,力图全面梳理艺术家近30年的创作历程。展览现场呈现的最早一件作品为曾梵志于1990年创作的《散步》,与本次展览主题同名。“画这件作品时,曾梵志大学还没毕业,20多年里他穿行过很多阶段,如今他邀请观众到他的艺术丛林漫步。”田霏宇说。

  此次展览的一大亮点是展馆的设计,整个展厅则被分成了而的6面墙体,墙体的一侧陈列了7件以文艺复兴时期大师为灵感的作品,它们引领了整个展览的,另一侧则按照时间顺序展现了艺术家从1987年到现在的艺术探索,分别为“早期作品”,“协和医院”、“肉”系列,“抽象风景”系列,展厅最外侧和内侧的墙面分别展出了面具系列和自画像系列。值得一提的是,展厅最后光线较暗的空间单独展出了艺术家近年来新探索的“纸上作品”,甬道则特别展出了《江山如此多娇》系列作品。展览将持续至11月19日。

  晨报记者张硕

  舞台剧《我欲封天》“引雷触电”

  近日,由永乐互娱出品制作的修仙舞台剧《我欲封天》在梅兰芳大剧院首演,该剧带给观众全方位“意外”观感,是如孟浩修仙一般的几经波折、绝处逢生。而作者耳根的修仙小说拥有百万粉丝,这也让《我欲封天》改编成舞台剧的难度不亚于真的“封天”。

  首演当晚,众家仙士衣袂飘飘、御剑而飞、逍遥自在。主角孟浩踏入高台,只听天空中猛的一声炸雷,孟浩周围顿时银光闪耀,剧场内黑夜中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整个剧场在刹那间变得漆黑无比,观众们以为可能是戏中情节,谁知一分钟后,场灯亮起,才知道是有“意外发生”,而剧组并没有慌乱,演员在没有音响、灯光的配合之下,依然不为所动,继续演出。原来,是击中剧院供电系统,致使剧院整体断电,经过近40分钟后的抢修,演出重新开始。《我欲封天》首演戏中有戏,得到了原著粉和戏剧迷的双重认可,断电一刻在剧场中演出,后台加紧抢修的行动如暗夜之中的寥寥星火,更有观众笑称“道友渡劫,引雷触电,我欲剧组要封天”。我欲剧组也誓将化这份尴尬为故事,有故事的《我欲封天》比小说更立体。

  《我欲封天》强调故事、情境、人物刻画的同时,绝不怠慢多、舞美、灯光设计和服装。舞台之上,除了人之外,还有极为抢戏的“偶”——由5位演员配合共同操控、相互协调,分别控制“妖兽”的不同部位。“偶”庞大的体型、摇摆的尾巴、起伏的身躯、咆哮的嘶吼,最后又迅速地分解爆炸犹如电影版的视觉冲击,令观众印象深刻。《我欲封天》随后还将展开全国巡演。

  晨报记者和璐璐